4008219806
首页/客户证言/业主故事/赵先生的猎犬、栗色马和斑鸠

赵先生的猎犬、栗色马和斑鸠

:2016/09/20 字号:


很久以前我失去了一条猎犬,一匹栗色的马和一只斑鸠,至今仍旧在找寻它们,我向许多游历的人说到它们,描写它们的足迹,怎样唤它们,它们就会应声而至!我遇见过一两个人曾经听到那猎犬的吠声,与马蹄声,甚至于曾经看到那斑鸠在云中消失,他们也急于要寻回它们,就像是他们自己失去的一样。——《瓦尔登湖》梭罗



赵先生夫妇像梭罗一样,在寻找属于他们自己的“猎犬”“栗色马”和“斑鸠”,那就是他们所钟爱的书籍、古董,自己的菜园和逃离工作后悠闲的生活……


一栋有缘份的房子


走近这栋乡村别墅,有一个大院子,院子的角落很克制地种着花草,反倒是有一畦很大的菜地,肥大的白菜绿油油很喜人。温婉素净的赵太太说超市里的菜吃着不放心,受到对农艺的夸奖后,赵太太略带一丝尴尬的说到其实是附近的老乡帮着打理的。时值深秋,院子里的柿子摔了一个果实在地上样子不好,赵先生说,这柿子树啊一年一个样,去年结果特别多,今年反倒少了,像人一样,你不伺候好它就闹情绪。



赵先生和太太很用心地打理他们的院子,虽然房子外观已经斑驳,但是院子里的植物却非常有活力。

赵先生的别墅,因为建造有些年头所以看着有些旧了,墙面有些斑驳,跟那些矗立在城市里守卫森严的别墅不同,它从外观上更接近“房子”,而与所谓的“别墅”稍显距离。房子的正门很小,进去以后,一种旧式的美式田园风情扑面而来。木头的颜色是深沉的,书架显得老旧。阳光刚好穿过正对着院子的玻璃门,洒在花布沙发上,安静又温暖。


静之湖的这栋乡村别墅装修完成时,赵先生还只是一个与这个房子毫无关系的人。他没有经历过这栋房子的设计、装修过程,但是当第一任主人想要卖掉这栋房子时,机缘巧合,设计师刘磊认识了赵先生夫妇。赵先生夫妇买下了这栋房子后,屋内所有硬装未作任何大的改动。而就在此前,他正在考虑是否移民。


对于赵先生夫妇来说,移民只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北京的城市生活让他们感觉太过拥挤,看了静之湖的房子之后,他们相信这个地方可以从城市的拥挤中逃离出来


天晴的日子,阳光穿过落地玻璃门洒在花布沙发上,安静又温暖,赵先生和太太喜欢在这里看书。

  “各色”的赵先生

2007年,赵先生 37岁,入住静之湖这个度假别墅区时,200户的小区内只有很少的几个长住户。究其原因,一是小区距离市区有 40多分钟车程,上班族吃不消;另一个原因则是这个小区冬天并不供暖,赵先生他们这一户因为正好与度假酒店的供暖一条线路,所以也就捎带供上了。再加上没有孩子, 夫妻俩又不和老人一起住,所以一切都自由多了。


一开始他们望京、郊区两头住,但是两头住最令人头疼的是所有的东西都要准备两份,比如太太要穿某件衣服,可能这件衣服刚好在另一处;前一天剩的饭菜如果第二天换个地方住饭菜就浪费了。在经历了一系列的不方便之后,夫妇二人彻底把静之湖当成了第一居所。


说起这种生活方式的转变,赵先生归结为自己较多受到了国外的影响。静之湖距离他们在望京的家一共 38公里,开车需要 40分钟左右,这个距离跟绝大多数美国人也是很相似的,如果不开车,美国人一般都会搭乘轻轨或城际火车。


如今越来越多的北京人选择了住到相对安静偏远的郊区,但在 2008年时很少有人这样做。赵先生用“各色”(各色:特别,与众不同)来评价自己。他的“各色”不仅仅表现在对于生活方式的选择上,从毕业到工作,他一直是一个“各色”的人。


浙江大学地质系毕业以后赵先生被分配到了社科院地球物理所,但是他果断放弃了这份工作。因为在物理所一个月的工资只有 110元,而他在学校时一个月的花费是 300-500元,为了能够有更高的收入他选择了外企,那时候外企一个月的收入是 1000元。在外企工作的 15年时间里,他大概有 7年时间没有上过班,总是工作一年就出去旅行,他自我评价道:“我有一种小富即安的思想,其实外国人都是这样的,但在大多数中国人看来可能有点不正常。”


那几年工作的时候喜欢在节假日世界各地去旅行,但是当住到这个房子里之后,反倒不太出国旅行了。于是赵先生在这个房子里“大张旗鼓”地开始了自己的爱好——收藏古董。他并不是那种可以豪掷千万去买一件老物件的人,但是家里摆置的古董却不乏个中精品,每一件古董他都能说出一长串的故事,言语之间,渗透出对孩子一般的挚爱。而相对于收藏古董这个偏“静”的嗜好,高尔夫却是夫妇二人“动”的喜好,冬季北方封场,他们就会去南方打球,旅行也大多与此有关。

  三面墙的故事

静之湖的房子在装修之初从结构上进行了非常大的改变,如今与厨房连接的餐厅当初是一个车库,与玄关和客厅相连的两个门洞当初都是墙壁,赵先生对设计师刘磊笑侃:“实际上你就干了一件事——把这三面墙打通了,这是最关键的”。三面墙的打通,使开发商设计之初欠缺考虑的一楼空间的局促与单一感没有了,一楼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整个空间变活了,视野通透了,家饰物品有了更灵活的摆置,其他同样户型的业主看到后很羡慕。


赵先生的房子,实用性和装饰性都兼顾到了。配饰基本保持了与原有空间设计风格的统一,深色木头的餐桌椅子、原木的壁炉,就连卫生间挂卷纸的架子都是木头做的;原来空白的门头赵先生添置了一块刻有“读书乐”三字的木雕,这块木雕是夫妇二人去安徽宏村旅行时看到的,因为做工精巧也被当成藏品收藏了,这块木雕就是壁橱上一排排书最好的诠释。


设计师将三面墙打通,也让一楼的空间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


客厅中央放置着一个很大的桌子,桌子上摆着一摞摞的书。赵先生说:“这个桌子是明代的,大概有 300多年了,是城里的一个资深的藏家买的,但是太大了上不去楼,想从窗户进去也进不去。后来这个桌子来了我们家从正门也是进不来,最后只能从院子的落地玻璃门进来。这种东西对我来说装饰性和实用性的目的都达到了。”


在别墅中住久了,赵先生对于别墅也开始有了自己的认知:“我对别墅的认知是山和水,而不是农村的二层小楼,那不是我的定义。对开发商来说,没有水系、没有山就说自己在卖别墅是不合适的,于是他们就开始弄来假山,引水作塘,把这个作为卖点提高价格,但总体来说比不得原汁原味的山水境界中的大房子。”


门头刻有一块“读书乐”三字的木雕,这块木雕是夫妇二人去安徽宏村旅行时当成藏品收藏了,这块木雕就是壁橱上一排排书最好的诠释。


伺弄院里的菜园子,赵太太乐在其中!



 与最喧嚣处保持一定的距离,反而看得更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

谈及目前的状态,赵先生说他还不能算是隐居,如果不能把手机和电脑扔了,现代人很难做到隐居。


虽然向往诗意的田园生活,但是对他们夫妻来说又无法完全离开城市,父母亲人还生活在都市需要他们照料,他的收藏爱好也只有在发达的一线城市才能实现,这些都决定了他无法脱离北京。


无法离开城市,但是可以与城市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们想用最好的年华,去过我们最好的生存状态

37岁,一个从而立向不惑过渡的阶段,在住进这栋乡村别墅之前赵先生夫妇也觉得这种别墅的生活和居住距离他们很远,小区的物业看着他们甚至都觉得不像业主,因为太年轻了。刚住进这栋房子,夫妻两个觉得生活就像一下子上了好几个台阶。“有种穷人乍富的感觉,就像进了宫殿,兴奋和新奇”,夫妇二人笑谈。


住进静之湖之后,他们的生活变得简单起来,安静地生活、研习书籍和古董物件、种菜做饭,天气好的时候出去打打球;对物质有限的追求、有度的欲望、有趣的个人爱好,所有的正能量综合起来使得这个乡村别墅变得生机勃勃。他觉得“自己虽然没有很多钱,但是过的却是好日子。”



有时候中国人所有的目标似乎都是为了退休,退休以后要环游世界,退休以后要养鱼遛鸟,退休以后的种种。但是赵先生很明确地说:“这是观念的问题,想想你六七十岁了才出去旅游感受更广泛的世界,那时心气、体力、牙口全不行了。我是想用我们最好的年华去过我最好的生存状态。”


赵先生笑谈“现在的我们存款不多”,但是生存状态的好与坏和钱是没有太大关系的,有的人要求不高,生存状态却很好,有的人要求很多也达到了,但生存状态不一定好。赵先生称现在的自己——边缘人,与大多数同龄人相比,处于这种半退休状态的几乎没有,就算是处于同样状态,那些人大多数也已功成名就,有强大的财富实力了。而他和太太乐于做这所谓的“边缘人”——与最喧嚣处保持一定的距离,反而看得更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

阳光房

 古董与书

赵先生最大的爱好就是收藏,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收藏是一个有闲又有钱的爱好。


2008年不工作以后赵先生逐渐有了这个爱好。他喜欢收藏古董,但是却不愿意从古董上挣钱,因为他是纯粹的喜欢。比如家里客厅摆着的一尊乾隆时期的法华,全世界只有这一尊,如果卖了就很难再找到第二件了。


没有工作以后的收藏有可能就变成了有闲没钱的爱好,但是赵先生并不这样认为,刚开始喜欢的时候也会为买不起好东西而懊恼,但是经过 3-5年时间慢慢了解以后他就意识到收藏并非是高价 =高品,“首先你要有好的心态,带着太功利的心态去踅摸物件判断力容易被蒙蔽,拥有好心态,会让你静下心来储备扎实的知识,慢慢的你的品位自然就不俗了,好东西就离你不远了。剩下是钱的问题,能承受多少你就选择什么样的东西,勉强不得,当然,也有捡漏的可能,这点比拼的就是知识。比钱与比知识哪一个更快乐?投资,你就去选择当下热门,真正的收藏,不见得是热门,重要的还是你喜欢这个东西与否。”


当屋子里再也没有更多的地方安置古董以后,赵先生开始踅摸一些和古董有关的书籍,有些书很贵,如大英百科一般厚重的欧洲出版的中国古董鉴赏的大部头绝版书籍,读完后就把它卖掉,获得了价值与价格的双重回报,赵先生又开始乐此不疲了。温婉的赵太太笑眯眯的看着丈夫与他的那些书,这位曾经是外企资深财务的女性,从旁观并最终与丈夫一起投身到他的那些喜好之中。


阁楼是赵先生的工作间


别看他们生活得如此惬意没有压力,但也有自己羡慕的人,“一天到晚从巴黎飞纽约,从纽约再飞其他地方。他们有钱、有时间、有经历。你如果想要像他们那样就必须使劲挣钱,可是使劲挣钱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需要你付出,把你的青春、时间、精力都扔进去以后才能得到那么多的金钱,而这些的目的是为了享受活。


你是用渔民的方式躺在沙滩上晒太阳,还是挣了很多钱以后躺在沙滩上晒太阳。这个过程是你觉得划算不划算的问题。用人生最美好的时光来挣钱,用日渐式微的身体去享受生活,这不是我们想要的”。



除了看书以外,赵先生和太太偶尔也下下围棋。

  / 赵先生的装修感悟 /

机缘巧合买下这栋房子,由于前任业主硬装已经做完,所以我们并未做太多改动,只是在软装配饰上下足了功夫。


这栋房子我最满意的还是一楼的空间布局,设计师将三面墙打通,使一楼的格局发生了结构性的改变,通透、实用、明朗,成了静之湖业主们争相模仿的对象。

设计师刘磊很容易沟通,我给他描述了对美式乡村生活的看法后,也没怎么管,几个月后,他呈现的结果跟我的想法别无二致!



  设计师说

当时客户对于房子的设计就说了两个字——“要旧”,于是我就开始找资料找感受,于是翻了很多美国的乡村电影、听了很多乡村音乐,没有人限制你的发挥,比如说,地上的青石板即使磕一块掉一块油斑都没关系,是很舒服的。这个房子设计时也没有出效果图,只是画了两个手绘,就是壁炉的墙,一个正面一个反面。赵先生家的配饰你可以看到很多东西今天宜家还在卖,那时候我能想象到的实用性的配饰只能去宜家。每天去买两袋,然后攒一起再找车一起拉过去。瓶瓶罐罐是在一些配饰的批发市场买的。


整个房子的结构变化很大,打了三面墙,车库改成了餐厅和厨房,阁楼也利用上了,把整个房间能利用上的空间都用上了,归置的比较合理。当时第一任业主打算卖掉的时候就对我说: “这个设计就像是你的孩子一样,如果你能够找到一个认可你的设计的业主就卖给他,这是我唯一能够回馈给你的。”这点让我很感动,后来就很顺利地找到了现在的业主。没想到第二个业主和第一个业主之间谈得那么好,这是缘分。


我见证了第二个业主从搬进去之后整个的生活过程。他们是极小一部分人群,我们可以聊一些对事业、金钱各个方面的理解,虽然我成为不了他们,但因为这个房子我们成为了朋友。


有人问我什么是 “豪宅 ”,我觉得豪宅一定是持久的美感和生活的气息,一定要看到主人生活的痕迹,这是很难用言语表达出来的。


编者语

  “物质回报人的东西总有穷尽

  为什么王石要去登山和游学?

  梭罗要去瓦尔登湖边的小木屋劳作?

  人在路上

  追逐奔跑中一定有得失

  得到的往往可视可衡量

  失去的不一定看得见有所意识

  静之湖大房子里的赵先生

  有一双好眼神

  他慢慢地寻回了梭罗所言的

  那只猎犬、栗色马和斑鸠”



分享 :
x

微信公众号

在线咨询|4008219806|立即拨打